电影,镇魂,漫威,锤基,越苏,执离等等

没有文笔,开学了有点忙
来点推荐和评论呀

【执离】他回来了

豆爸爸:

      


       王上,我把他们都还给你,能不能把我的执明还给我? 




  执明是在见到子煜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跟前才相信城中的传闻非虚的。


  


  肢体灵活,触之温热,一言一笑和生时别无二致。


  


  不是亡魂,不是僵尸,是活生生的,人。


  


  逝者归来。


  


  天权每一个在战争中殉国的将士,都好端端地回到了王都,身上犹带旧疤痕,记忆只停留在身死前的那刻。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复活,只是睁开眼,便发觉自己躺在城外。


  


  那些盼不回归人的老人和孩子,还有他们的爱侣,见到儿子父亲和夫君,纷纷惊喜落泪,直叹道是天权得上苍庇佑。执明心中虽觉邪门,待看到还是和从前一样唠唠叨叨的太傅也回到了身边,又查不出什么门路来,便也接受了这个说辞。


  


  真好,他们好好地回到了他的身边。


  


  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呢?


  


  慕容黎。


  


  他的心里冷不防地冒出这个名字,不禁摇头一笑。


  


  何必再想他。


  


  只是这个名字却好像是跗骨之俎一般,不依不饶地不断被他想起。


  


  也罢,子煜和太傅都回来了,他与他,也算是两清,便派个使团去瑶光看看吧。


  


  使团都是亲信之人,去了不到半月,便匆匆归返。


  


  执明问,可见到慕容国主了?


  


  使臣摇了摇头,道慕容国主已然逊位,月前刚刚传位给了宗亲,不知去向何处了。


  


  执明愣了愣。


  


  他万没想到会是这样。


  


  皱着眉思忖片刻又问,那方夜呢?萧然呢?


  


  两位大人还在朝中为官。


  


  这不可能,若是慕容黎已远走,他二人必定说什么都会相随,他必定还在瑶光王城之中。


  


  .


  


  执明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不安,简单安排了朝中之事,带几名随从,轻骑快马,连夜往瑶光王城去了。


  


  并未像寻常出使那样先拜会国主,执明直接带人去了萧然府上。


  


  萧然神色冷淡,无论怎样逼问只答自家主子云游四方去了,没人知道行踪。


  


  执明坐在堂前与他耗到天亮,萧然亦只有一句,不知行踪。


  


  执明见问不出,只做信了,带人离去,却又中途折返,命人埋伏在了方夜府邸,又过一日,终于得见二人驾车去往了城外竹林。


  


  竹林幽静雅致,林林错错,深处有一竹舍,执明远远望着,不觉一笑,自语道,你倒是会躲清净。


  


  尾随着萧夜二人,绕过屋前以毛竹巧妙设置的八卦阵,又过两道小溪,终于到了近前。


  


  近乡却情怯,两人早有积怨,不复往日,执明站在院落外,却一时打不定主意进还是不进。


  


  正犹豫间,便听见有人问道,萧然...是你们来了?


  


  声音很轻,像是一阵风便能吹得消散。


  


  是,王上...您,今日风急,您还是回屋里吧。


  


  无妨...快要落雨了吧?再下一场雨,天便凉了,便要降霜,霜打了柿子,柿子就熟了,执明...很喜欢吃,你差人快马送些过去...便说,是新国主送的......


  


  执明躲在护栏的后头,听得喉头微微发涩,他站起身,想要与他说过去的事都作罢了,他不怪他便是,瑶光他不想管了,便一起回天权吧,但待站起身看到人的那一刻,却不觉怔住,呆呆地迈不出脚。


  


  青丝成雪,慕容黎那一头缎子一样的墨发已经雪白,面容也雪白,从前明亮的眸子像两颗黑色的琉璃珠,空空地落在远方。他直直地对视着他,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他盲了。


  


  起风了,风吹过他宽大的红衣,勾勒出躯体的轮廓,人已形销骨立,几乎成了一副枯槁的骨架。


  


  执明?


  


  他面朝着他的方向,唇颤了颤。


  


  方夜已率先反应了过来,轻轻地将披风挂上人的肩膀,轻声道,主子,那边没有人的。


  


  慕容黎愣了愣,无神的眸子转了回来,苦笑道,是我听错了。


  


  .


  


  他...为什么成了这般?可是...可是生了病?还是?


  


  天权的王早已不是旧时两分痴嗔三分天真的模样,这样软弱和忧虑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已很少见了。


  


  没有,我家主子他很好,只是想要休息了,执明国主若是无事便请不要来扰他清静。


  


  方夜这话说得很严厉,萧然拍了拍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挂出一点儿皮笑肉不笑的假笑。


  


  王上只是微恙,休息几日便无大碍了,如今还不宜与您相见,不如来日等王上病愈,执明国主再来拜会......


  


  既是微恙,为什么他的头发全都白了!为什么眼睛看不见了!


  


  为什么?您以为那些死人,凭什么能回到您的身边?天佑天权么?


  


  方夜冷笑,萧然严厉喝止道,够了!


  


  但他已来不及制止他。


  


  血祭。


  


  方夜薄唇轻轻一开一合,吐出这两个字。


  


  今生换回你的子煜,来世换回天权太傅,还有那千千万万的天权兵士,一滴血便是一条命,代价是,生生无福,世世无寿,短折而死,不得善终。


  


  那日他在祭坛上几乎放干了自己全身的血,他问,我把他们还给你,可否将我的执明还给我。


  


  执明国主,他要的是他的执明,不是您,您又何必去徒惹他伤心?


  


  .


  


  执明站在慕容黎的跟前,穿着深蓝色的袍子,上面绣的花哨,手腕上银闪闪的镯子亮的耀眼,一缕紫发垂下,露出的耳朵上还有个很是夸张的耳饰。


  


  他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是那种很明亮的,嘴角高高翘起的笑容。然后,伸臂一把将他稳稳抱起,发出阵阵快活欢畅的笑,踩着院中厚厚的落叶转圈。


  


  我的阿黎,本王回来了!


  


  慕容黎轻轻地,小心地伸出手,摸索着他的面颊,摸上他的鼻尖,摸上他唇角的笑,摸上他那撮活蹦乱跳的紫发,愣了愣,也缓缓地露出一个笑容。


  


  王上...不走了么?


  


  不走了,不走了!是本王不好,让阿黎等了这样久。


  


  执明眼角有泪簌簌落下,嘴角却仍旧努力地翘起。


  


  也...没有多久......


  


  就是,有些累.......


  


  他的声音轻得像呢喃低语,放松地将额头抵在他的颈间,阖目安然睡去。

【龙宇/宇龙】无关紧要的话5

这些心里话,都是他们之间   “无关紧要”  的话。

rps无差,不喜勿入

可以当成小短文看,也可以看一系列

这个系列的结尾我已经写好了,不过中间有很多内容没有发和补充,慢慢来吧

————————————————————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就落了下来。”

雪真大。

白宇刚拍完一场大戏,有了一段不长不短的休假时间。
原本之前还有点儿兴致说等有空去国外旅游,现在他却只想瘫在一个地方不动弹。
太累了。
于是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回了自己之前租的那套公寓。
那天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

掏出许久没用却一直带在身上的钥匙,打开门后往房间里一看,很好,是意料之中的整齐干净。
只是没有人来迎接这风雪夜归人。

白宇干净利落地把鞋踢进门后的鞋柜,也不用看,手上的大衣就准确地挂在旁边的衣架上。
其实严格算来,他只在这里住过几个月,却感觉这熟悉得像个家。
他和他的龙哥,一起住过的家。

之前那段时间他们经常在这不大的房间里一起吃热腾腾的火锅,为了两人的皮肤状态,白宇硬是规定辣锅只能星期二四六晚上才能吃。
于是朱一龙才会在馋得不行的时候主动来缠在白宇身边,在他耳旁叨叨叨:我要吃火锅我要吃火锅我要吃火锅………
每当这时候
看着他龙哥可怜巴巴的那双眼睛,
白宇就可开心啦哈哈哈哈

也不知道放映机有多久没有用,上面积了一层薄薄的灰,被他从床底下拽出来。

这个屋子每个星期都会有保洁阿姨来打扫,白宇没什么特别交待,就放心地把钥匙给了她。这里也没什么可以偷的,最多的便是他和朱一龙买的一堆书和电影碟片,连这台放映机都算得上是屋内的昂贵财产之一了。

他摸出了张《一代宗师》 ,放映机开始转动工作,墙上的光圈里有小小的灰尘飞舞。

他整个人仰躺在沙发床里,电影里江湖人间的光影在他脸上变化。

这部电影他看了好几遍,仍旧喜欢。只是耐不住太累。

当宫二的脸在雪里隐去,身影消失在那扇门后时,他的视线也开始渐渐模糊了。

他昏沉着,还开始哭,或者说只是在流泪,因为白宇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悲伤什么。

整个屋里只有放映机待机的光亮。寂静的屋里与屋外是两个世界。
好像有个身影走到床旁,为他再盖上一件衣服。

雪真大。这样的天气他却总是睡得意外地好。

他刚刚下班时候接了一个电话,对面那个人一改往日纵容甚至带着点强硬地说了一句话:“我们以后还是……”
自己也不像平日那样了,居然也没怎么质问纠缠犹豫,愣愣地,就说了好。

白宇很喜欢白梅,白色的花瓣落下来时就像在下雪。就像今天。

“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好的我来学习了

陈银河:

大家听到了吗!!

爆肝的一天天

我最近一搁床边坐下,就觉得该更文了。但这个时候就会手控制不住啊开始刷b站和微博!!

当大半夜该睡觉了,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写文,就打开了文档…

这么多天了我终于从结局的情绪抽出来了那么一点点儿……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写甜的心情

你们说我是该先写沈巍曹光那篇好…

还是rps这篇“无关紧要”好…

来来来评论

镇魂结束也要碎碎念

我没有lofter:


昨天微博首页很多人都在惜别,大家都在说:后会有期下一个圈再见…

这是个神奇的夏天,我从没有主动加过一个镇魂女孩,却在镇魂播出后被镇魂女孩刷了屏...

这种热度始料未及但又并不陌生,我的首页经历过一波又一波类似的集体狂欢,可能是因为一部小说一部电影一个动画...可能是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

就是这么个套路我一开始就知道的...我也知道因为一部剧开始的狂欢会随着剧的终结落幕…

只是这次对我来说有些不一样了,我不是那个跑去参加一场狂欢的人了,我站在原地没动,看着你们跑过来...你们那么有趣,那么有才,你们把他都捧到天上去了...我有一点点惊讶有一点点自豪有一点点宝藏被分享的不舍得,最多的却还是开心…

今天镇魂结束了,看着很多人说再见要回去了,并没有可以挽留的立场和理由,只是作为看着你们离开的人...总会有点点曲终人散空落落的那种难过...

镇魂开播前特地看了他的粉丝数是421万,现在788万了...以前剧播的时候也会涨粉丝,播完一段时间他不更博不营业然后粉丝数就刷刷的掉,急着急着也就淡定了...

不能太执着长久嘛……何况我知道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会留下来的~

镇魂结束了,我再怎么嫌弃它吐槽它最后的最后也只想道声谢谢罢了,有更多的人认识他了,未来可期。





【宇龙/龙宇】无关紧要的话4

这些   心里话,都是他们之间     “无关紧要”的话。

1.2.3看我首页(怎么搞链接呀啊啊啊!!)

无差

rps,不喜勿入。总是在夜里更新的我

大家多点推荐和评论噢!!!

其实每一篇基本都是他俩其中一个人的视角,这次是龙哥心里活动多一些了。

————————————————————————

“龙哥!你是病了么??怎么还去医院了?”

朱一龙接起电话,听到对方打雷一样洪亮的声音时无奈地笑了。
为那个人的关心而感到万分的高兴,也心酸。

我也曾想过不顾一切和他在一起,
可抵不过世俗眼光不也是疏松平常的事吗?
我没能对他说什么不如重头来过或是我等你多久的话,可他是心思那么缜密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懂我。

抑郁症已经不流行了,他甚至自嘲地想。
他在电话里回复了白宇的那个问题:“我没事…没有生病。”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桌上的纸张,是经纪人刚帮他从医院取回来的病例。
我只是有点儿 精神衰弱 而已,这怎么称得上是病呢,说不定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朱一龙心里这么想,却还没胆大包天到敢把这些话跟白宇说。

“什么叫没事??你都没法去上班了这还叫没生病……” 白宇的怒吼才进行到一半就被他打断。

他可以想象白宇在电话那头快跳起来的样子,那个人肯定是刚卸完妆,然后用那根黑白发带把炸成一团的头发拢起来,穿着拖鞋来给他打电话。

他吞了吞口水,用了好大的劲才把下面这句在心里演练了多遍的话说出口: “小白,我们可以先慢慢地少联系。过上一年两年,你就会把我忘了的 。”

好像过了很久,久到朱一龙以为白宇已经把电话挂了的时候:
“好。”
那个人说好,居然真的说了好。

不知过了多少天, 过了多少个月,朱一龙终于又开始拍戏。
他进入状态还挺快,连导演都不禁夸他。

他每日白天便在剧组里格外地活跃,嘴角笑得都能咧上天。
晚上便回酒店里静静地躺着坐着,不再打游戏和在微信上热闹地聊天,毕竟能陪他做这些事人已没在身边。

他还很喜欢站在房间那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灯火,一站就是大半夜。
凌晨了往床上一躺,没一会就起床准备拍戏。
他好像不会困,也不会累。

只是谁知道这多少个夜晚他站在落地窗前, 他有着多大的欲望想去做一件事。



“小时候从三级台阶一跃而下就能得到快乐,
长大了需要八楼。 ”

【宇龙/龙宇】无关紧要的话3

这些   心里话,都是他们之间     “无关紧要”的话。

无差

rps警告,不喜勿入

脑洞而已

我居然真把这些碎碎念写成小系列了啊

——————————————————————

别看白宇整天笑得没心没肺的,他有一个细腻得不行的习惯:

写日记。

就算一天拍完戏累得半死一倒在床上就想睡着 ,他也会争取在昏迷前划拉上几笔。
比如:
今天和我龙哥去吃火锅了,好开心!

再比如:
今天我龙哥发的那个表情包好好笑哈哈哈!

他买了那种五年日记本 ,虽说听起来时间长是长,但手账内部帮他规划好了一天写多大的纸,倒是很方便。
掂量着也不算太重,容易带,去哪哪行李箱里一塞就完事。白宇就喜欢这种方便简单的东西。

这本日记,是他认识朱一龙的那第一年买的。


后来又过了很久,日记本拿在手上,就多了些笔墨和情感的重量。

后来镇魂播出三周年了,制片方打来电话想要请他去出席活动。经纪人边说明情况边把手机递给他。

白宇静静地听着电话里对方念出来的一个个名字,他的手无意识地摩挲着桌上日记本的页脚。

站在一旁的经纪人不知为何,觉得这个动作似曾相识。

白宇听到了那个名字。
手也安静了下来,他礼貌地跟电话里的人表示他会去的。

“嗳宇哥!咱下个月戏排得很多啊!”

白宇起身就往里间走,冲经纪人挥了挥手,“没事,抽空。”

他回卧室里翻开那本日记,翻到三年前的不知道哪一页,上面写着:

今天龙哥说:“小白,我们可以先慢慢地少联系。过上一年两年,你就会把我忘了的 。”

再翻到两年前,一年前,几天前的哪一页。明明两人不再怎么联系,但字里行间却总有那个人的名字。

比如:
今天龙哥在采访时听主持人提到我名字时笑了。
再比如:
龙哥今天在微博回复了一个头像是我照片的小粉丝,哈哈哈。

他一页一页地看,有时笑一笑,有时眼圈慢慢地红。他打算明天打电话去给那个人,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忘。



龙哥你看,并不是的。
往事并不如烟。

【宇龙/龙宇】无关紧要的话2

rps警告,不喜勿入。

都是我的随便写写而已。

碎碎念

——————————————————————

朱一龙在镇魂播出后的好几个月,才终于慢慢掌握了怎么应对频繁的采访提问,才学会怎么在不满嘴跑火车的前提下对相似的问题给出有新意的答案。

有一次活动采访时主持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其实很多演员在与男性好友共同完成像《镇魂》这样的作品后,会为了不让粉丝们过渡误会这份“兄弟情”,而选择相对有一个互不干涉期。

但您和白宇老师这么长时间来仍旧是互动十分活跃,您可以谈谈如今您与白老师之间的关系吗?

朱一龙听到这其实是心里松了一口气了,最近访谈接得有点多,他已经摸索出怎么回答关于“兄弟情”问题的套路。

只是主持人可能怕他难接,又补了 一句:看您与白老师的互动这么自然,肯定是因为  问心无愧   ,不怕观众们扭曲这种感情吧?


朱一龙张了张嘴,有点机械地开始回答问题。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什么好朋友啊爱好相同合得来。





他脑子里想的却是其他。
他想起了自己很喜欢的一部武侠小说,里面有一句他很喜欢的话。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宇龙/龙宇】无关紧要的话1

rps警告,不喜勿入

刚刚刷微博恋爱博时看到的一句话,结果一刷lof也有人在评论底下发,就觉得太有缘分了叭!

因为记得当时镇魂在拍时两位老师常早晚都在一起吃饭,就突然有了这个无脑甜的脑洞。
————————————————————————

那天拍完戏白宇又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微博,翻到有意思的东西便照例大声地念出来:

“一起吃晚饭的是情人,一起吃早饭的是爱人!”

于是他傻乎乎地凑到朱一龙身边老不正经地问,龙哥龙哥,那我是你的情还是爱呢??

朱一龙以为他又要念一些无厘头又好笑的东西,正要无奈笑笑。听到这却十足愣了愣。

你说你是我的什么呢,你是我的全部 爱  情。

有人的脖子和耳朵在悄悄地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