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镇魂,漫威,锤基,越苏,执离等等

没有文笔,开学了有点忙
来点推荐和评论呀

消亡(虐向,慎入)

啊  真的  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  虐虐才健康

骆午百:

心情hin糟糕于是决定不做人了,来一把四十米大刀(ಥ_ಥ)


私设时间线五年后,回忆向


 
  李英超前段时间考古了一部片子,叫《罗曼蒂克消亡史》,是他们还没出道那会儿上映的。
  那时候,谁知道李英超是哪根葱啊。他这样想。
  那时候,那时候。他最近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步入中年了,不然做什么总是想起以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但他觉得这事由不得自己。
  那些细细碎碎的生活就像溶进了水里的糖,看不到任何存在过的痕迹,尝一口才知道全部都是它的味道。


  经纪人一通电话过来告诉他下午的公演如期举行,让他不用担心天气问题,记得带把伞就行。李英超欣然接受,提早二十分钟出门和助理去了公演会场。现场气氛丝毫不受糟糕的天气影响,坐在下面的粉丝们脸上都是不加遮掩的笑意,举着手幅灯牌喊着他的名字。眼里堆叠的是他熟悉的热情。
  “灵超!灵超!灵……”
  于是他收起眼里的疏离,迎着灯光走上台。
  很奇怪,他能够听到周围的欢呼,可他觉得有些难过。李英超昨晚突然失眠,迷蒙间梦到了很久以前的坤音小宿舍。

  
  “灵超!爱你灵超……”耳边是粉丝的高呼。他对着头顶的聚光灯扯开嘴角。
 


    “岳叔,你是不是藏我糖了!明明老板都让我吃了!”李英超气冲冲从房间跑出去质问在一楼弯腰收拾行李的岳岳。
  “儿子,妈妈对你不好吗?这不是怕你蛀牙?”顶着一头乱蓬蓬黄毛的岳岳抬头调笑着对他说。
  “就是。”不知从哪个角落里扭出来的卜凡走到岳岳身边帮腔道。高大的身影他好久没见了,大概得有五年了?“小弟你不要闹啊!”他凡哥露出了贱兮兮的笑。
 



“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来到现场,我……”李英超眨了眨眼,看着台下仰着的一张张笑脸,“我们剧组今天也作为回报准备了一些惊喜给大家……”灯光好像有些刺眼。


 
  他转过身嘟囔着“就知道我洋哥不在你们肯定要藏我糖”。
  “谁说我不在?”
  李英超猛地转过头,看到从楼梯上晃晃悠悠的走上来一个人。个子很高,身形很挺拔,说话带着他再熟悉不过的鼻音。穿着件什么他看不清了,但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压抑不住的要喷涌而出。他动不了,于是就看着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走向他,背后是晃眼的日光。



  “感谢大家对我们新剧的支持……”身旁的主持人婉转的声音将他瞬间拉回现实。李英超反应专业的跟着鞠躬,退场回到后台。
  李英超出道五年了,离开坤音四年整。他不知道日子怎么过成了这样,但他明明循规蹈矩的一步步往前走,走到今天只剩下自己。他安静的坐在椅子里等待助理,眼睛酸涩,他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但这感觉来的迅速又无厘头,他理应克制住自己。


  “小弟,将来出息了别忘了你妈妈啊。”岳岳帮他把歪了的领结扶正,笑着说。可眼里分明是不舍。走到门口卜凡出乎意料的没有调侃弟弟,只告诉他以后要会处事别总傻兮兮的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而李洋那天出乎意料的沉默,帮他扛了一路行李就是不说话。
  少年人沉不住气正准备拉住他说点什么却突然被拥入怀里。
  “小弟。”他叫他。
  “嗯?”李英超闷在宽阔的怀抱里好半天才出声。
  “以后你别老吃糖,自己不注意没人再管你。”
  “……”
  “听你凡哥说的别那么傻兮兮,要会处事。”
  “……”
  “单词还是要背别不管着你就不……”


  “那你呢?”李英超抬起头红着眼打断他。 “我走了,你会在意吗?”声音有一点点抖。
  “灵超。”他突然叫他,“你走第一年我当然记着你,第二年我也记着你,第三年我可能要带别的新人,第四年没准我会回去走秀,第十年呢?”李洋看着他的眼睛,“我不可能记你一辈子。”
  李英超有些茫然。李洋垂下眼睛的时候睫毛会带出一片阴影,很好看。
  “洋哥。”他拽紧面前高他小半头的人的羽绒服衣领,“洋哥,可我能。”
  李洋被拽着衣领低头看他。
  “我能记你一辈子。”


  李英超再一次从回忆里被拽出来时是助理过来叫他,“走了灵超,你想什么呢,坐这儿一动不动?”助理拿着他的外套站门口喊他。
  “这就来。”李英超起身,毫不留恋的走向门外。


  今天北京天气不好,雪下的有些大。
  李英超坐的车堵在高速上。他伸手在车窗上比划,等他回神,车窗上横着221几个字样。他端详了半天笑出声来,顺手抹掉了那些痕迹。
  副驾驶上的助理还在和他念叨明天的行程安排,日子还要过下去,怎样过不是过呢?
  “灵超啊,”前排的助理突然合上小本回头问他,“你今儿在台上状态怪怪的啊,想什么呢?”
  “没事儿啊,大概……想今晚吃什么?”他懒洋洋的回应。助理调笑“呦,这个梗好,回头给你发微博上啊!”


  没事儿啊,反正就只有他看到了台下人群里带着帽子的身影。
  个子很高,身形很挺拔。


  他青春期钟爱疼痛文学那会儿看过张爱玲的书,发现她总爱用“罗曼蒂克”这个词。譬如她形容自己对母亲罗曼蒂克的爱,后来他看了电影才明白,罗曼蒂克是形容一切美好的事物。
  他想,那就是罗曼蒂克的洋哥。
 
  后来长大了,就变成了罗曼蒂克消亡史。
  总归是存在过。

评论

热度(41)

  1. 骆午百 转载了此文字
    啊 真的 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 虐虐才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