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镇魂,漫威,锤基,越苏,执离等等

没有文笔,开学了有点忙
来点推荐和评论呀

鹦鹉

糖人:

到最后都没明白 它是怎么学会的这个词




朱戬的鹦鹉丢了。

确切的说,朱戬那只养了一整年名叫“黎哥”的绯红金刚鹦鹉在一个不能再普通的星期三下午丢了。

他的两个小侄女坐在门槛上,等他拎着一袋棒棒冰出现在胡同口时,巴巴地站起来,脸上的泪痕还没擦干净。

“黎哥丢了。”

“什么?”

“黎哥丢了,鹦鹉,那只鹦鹉飞走了。”

“哦。”

朱戬从袋子里掏了两根草莓味的递给她们,忽然又想起统共就买了十根草莓味的,于是又放了回去,换了哈密瓜味。他把棒棒冰塞到她们手里,然后面无表情地往屋里走去。

被门槛绊了一个踉跄。

“操!”

他用中气十足的一个字做了这个尴尬又窘迫场景的总结。

然后回过头来问。

“你们刚刚说什么丢了?”

“黎哥。”

“哦。”



朱戬一般不跟他爸聊天。

就是通俗意义上的“聊”,还是不怎么交心的那种。

因为他觉得他跟他爸的内心交流可能就像脐带,在一出生的时候就被剪断了。

“今天天气很好。”朱戬说。

“那你也得把剩下的字帖描完。”他爸说。

“阳台上的花开了。”朱戬说。

“那你也不能在阳台上养你的猪笼草。”他爸说。

久而久之,朱戬就不说了。

但今天他想说一下。

“爸,我的鹦鹉飞走了。”

“哦…就是那只因为你那个破电视剧里男主角的名字才起名叫黎哥的鹦鹉?”

那个破电视剧他爸招呼着三姑六婆看了不下五遍。

朱戬不懂了。

得有多神奇的脑回路才会把鹦鹉丢了跟慕容黎联系在一起。

但是很可惜的是,数据证明女人能在一秒钟内产生无数个想法,而男人的一个想法则需要无数个一秒钟堆砌。所以他还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爸又接着说。

“小查很久没来家里吃饭了吧。”

很好,又多了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当然,他爸两句话用的都是陈述语气,问题是朱戬自己产生的,于是隔着话筒,在很短的反应时间里他错乱了,觉得应该给他爸一个答案,而不是自己。

“是啊。”他说。

“啊?”

好不容易搭上线的内心交流又断了。



“它多久才会说话?就是,什么时候能重复我教的话。”

“不一定。你天天在它旁边念叨‘你好’,‘早安’,我估摸着最迟一年也能学会吧。”

这是朱戬去买鹦鹉的时候他跟店老板的对话。

这家花鸟市场开在小侄女上舞蹈课的培训班旁边,朱戬去接她们的时候看见的。

然而人类会主动过滤掉前因和过程,他们往往在听到结果的时候就默认为自己了解了整件事。所以当朱戬这么解释的时候,没人感到疑惑-----他已经接送她们一个月的时间了,怎么偏偏那一天才“突然”看见了那家花鸟市场。

其实前因很简单------他看到一条评论了。

“底迪总是跟着葛格说话,像只小鹦鹉。”

过程就复杂一些。

在退出娱乐圈一周年以及和查杰分手一周年半的那天,他抱着好奇的心态在微博上搜了一下“戬杰”,超级话题的第一条就是一则饭制视频,里面记录着八百年前的事情。

“济南山水甲天下。”

“济南,济南山水…甲天下…”

“笨蛋。是桂林山水。”

“…我知道啊!”

下面的回复不大友好,毕竟“鹦鹉学舌”怎么说都不是一个褒赞之词。

粉丝们表示,这是源于查杰对朱戬的信任以及习惯,但原评论的措辞不当,还望删除。

朱戬自己点了点头,小声嘀咕了一句,“嗯,对。”



究竟过去了多久?

从在一起到分手。

都说男人跟女人在一起需要付出百分之六十的脑容量。

在一起第一年,第520天,第一次接吻纪念日,喝咖啡要双倍奶但不加糖,海鲜不生吃,来例假的日期,她闺蜜的电话,她家的猫喜欢吃哪个牌子的猫粮……

那两个男人在一起呢?

朱戬觉得很神奇,他不记得自己跟查杰在一起的日子,却记得分手的。

没有一个开端日期,光有结尾计算不出时日。

“你到底哪天跟我告的白?”朱戬问。

“忘了。”查杰把游戏碟扔回到抽屉里,一个翻身拱到朱戬怀中,环着他的腰,脸颊正好贴在朱戬裸露的胸膛上。

色令智昏,办事比问事重要。

所以直到分手他也没搞清查杰是哪天告的白。



记事情最好要记场景,不用太细节,有个大致的画面就好。

那是在上海,朱戬说,因为他的黑白默片里有一处发了光-----上海东方明珠。

然后是酒店,地处浦东,因为那天查杰站在阳台上跟他说,“看,我们房间能近距离观赏东方明珠。”

再然后,是红酒。因为他弟吐槽说,“朱戬你又开始假装上流社会,我们俩,椰汁不就好了!”那个时候,查杰的脸是红的。

再再然后,画面就断了,只有声音。

“妈的你掰弯我。”

“哈?!”

“我想你给我建个高台。”

“崽子你是不是喝醉啦?”

“朱戳…我…我操我不知道怎么说…”

“你要是本来打算跟我告白的话那现在就去洗澡,如果不是的话我们继续喝。”

查杰起身去了浴室,抱着浴巾靠在马桶边上睡着了,最终还是没洗。



公司,粉丝,朋友,所有人,都认为朱戬才是走的更远更久的那个。

“小孩子的心,改不了收不住,再过个十年他也会装病逃直播。”

查杰说,“对,直播太可怕了,还有唱歌。要是只让我拍拍戏就好了,就是,连采访和综艺都不要搞。”

可最后是朱戬退出了,在生日会上,按照公司的意愿录了一段他自己都觉得矫情的视频。

“谢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对我的支持,现在合同也结束啦,我想人一辈子不能框死了对吧。你们还是可以来找我啊,我现在可以回复你们私信啦哈哈哈哈哈哈。计划嘛,真的打算开一家火锅店,粉丝打折好吧,希望你们都能来。”

这些话他本来想手写一封信的,发在“三更时分柳树前”的话题里。

生日会上基本大半个公司都来了,查杰没来,他有节目要录制。

朱戬想,希望他一直都这么多的工作,所以当以后不联系时,就可以安慰自己是他太忙了。

蒙蒙姐把墨镜和口罩递到后座,然后让司机绕到后门的员工通道。

“快点,要是被发现不好解释。”

其实没什么不好解释的,大不了口罩一摘到台上去,大大方方把肩膀一揽,surprise!

可是他还是很快就出来了,十分钟不到。

“走吧蒙蒙姐。”

声音哑的不能听。

查杰说,“朱戬这人,嘴一张就是耍花腔,话说的比谁都漂亮,却没一件是能做到的。”

这可真是六月飞霜,天大的误会。

朱戬说的事,就一件没做到-----“会是永远的葛格和底迪。”

第一,滚了床单的那一刻起,谁也就都不是谁的葛格底迪了。第二,去他妈的永远。



“为什么?”

“不为什么。”

这个回答是最无奈。不是没有答案,只是不想再说了。默认为对方不会理解,不会接受,不会改变。抱怨的话已经秃噜出去,那就把多余的理由和着不甘,郁闷,无奈一起吞进五脏庙。不然又将是无休无止的争吵。

“查杰,你就不能把节目推了,反正蒙蒙姐不是说这一期不录下一期也可以吗,又不是今天不过去这个节目就不给你了。”

“为什么改到下期?”

朱戬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不为什么。”

不是因为新开的甜品店今天芝士蛋糕有促销,不是因为预约了好久的旋转餐厅今天有位置,不是因为买的礼物今天到了,不是因为今天是五月四号。

都不为什么了。

朱戬跟查杰挥了挥手,车子没开。查杰从车窗探出头来,示意他上前,车子没开。朱戬走到车子旁边时他又缩了回去,车子没开。最后,他拉开了车门,两人交换了一个极浅的吻,车子开走了。

有一片落叶被风扫起,沿着马路翻滚了几下,最后落在一滩积水中-----上海刚刚下了一场雷阵雨。

朱戬忽然觉得很难过。

黄昏这个时间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睡一觉起来都觉得要被世界抛弃的孤独。

他问自己,你在难过什么?

难过今天忘记约兄弟出来聚一聚,难过开发区还没结束的拆迁吵得查杰睡不好觉,难过他变得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难过眼角被他划到的疤已经痊愈了。



“你是不是想分手了?”

“嗯。”

“我发现你很懂我。”

“我比较懂慕容离。”

然后两个人笑作一团,笑到脸红了,脖子红了,眼角都红了。

分手是一件太简单的事情了。

无非就是我睡醒了不会再第一时间翻身钻进你怀里接着睡,对视的时候没能激起荷尔蒙,漫长的夜里选择打游戏而不是经营一段罗曼史。

没有具体原因,但理由一大把。

大概过了五个月左右,查杰有了绯闻女友。她陪他一起参加电视剧盛典的颁奖礼,挽着查杰的手,走过长长的红毯。眼波流转,羞赧又娇俏地说,“我知道这个奖项有很多很优秀的演员角逐,但是当然最希望他能够获奖了。”

当主持人念到查杰的名字时,他有一瞬间觉得心脏是停跳了。

直到身边的人开始祝贺和拥抱他,他才反应过来,然后迅速地环视整个会场,却忘了当下是要立刻上台。

那天晚上,查杰没哭,他的父母没哭,他的绯闻女友也没哭,朱戬哭了。

就如最初他还跌跌撞撞需要靠朱戬才能撑完一小时直播的时候,朱戬说,“我们查杰是大男子汉,是霸王龙!”“他不是害羞,只是很内敛。”“他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小哥们。”“他把这个角色诠释得很好,只有查杰才能演慕容离。”

他总担心自己的那份期待会吓着他,所以一直把眼睛蒙起来陪他弯弯绕绕地走,吃力不讨好地选择了润物细无声这种傻逼又废柴的方式。

小朋友长大了,可是他不再是他的男朋友了。



查杰的新戏在南通取景。

蒙蒙姐陪着他绕了三个多小时就为了吃火锅。

“查宝宝,我们随便挑一家就好啦,再不吃饭我就要饿死了。”

“他开的店叫什么,在哪里?”

他最终选择问出口,不然太累了。

可朱戬根本没开火锅店,他找了一个自己都叫不上名的小镇住下了,开了一家甜品店。

其实那儿的人们不爱吃甜品,弄不懂为什么一块花里胡哨的面粉产物要卖到那么高的价格。但好在小镇靠近旅游景点,酒店太贵又没情调,来这儿住客栈的人不少。所以一到旅游旺季,他倒是能赚个满钵。

早晨睡到几点就几点开门,下午四点关门。隔壁小卖铺的老大爷看不惯,说他不思进取,但每晚喜欢等他一起在胡同口穿着拖鞋背心,抽六十五元一条的软中华。

查杰没吃到火锅,去了一家小餐馆。鼻子里充斥着恶心的油烟味,塑料椅子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咔吱咔吱’作响,油腻腻的桌子上有半包上一位客人遗留的纸巾。

服务员一边给他们点菜一边吆喝着让厨师快点,查杰问了两遍你们这儿有草莓牛奶吗,他才一脸诧异地回道,“没有。”

蒙蒙姐不让他自己出门,他说没关系,都到路边吃饭了还怕什么。

于是他穿着supreme还未发售的新款,站在一家昏暗的杂货店前买了一瓶草莓牛奶。

第一口差点没喷出来,廉价的香精味和兑了水的感觉。查杰把透明的吸管包装纸扔进垃圾桶里,站在街道边把它喝完了。

他想,真难喝,比朱戬煮的西红柿鸡蛋汤还他妈难喝。



小侄女的假期结束了,她们俩走的那天还是穿着一样的小裙子,抱着一样的布娃娃,吃着同一个味道的棒棒冰。

“还好黎哥回来了。”大的那个说。

“我就知道它会自己飞回来的。”小的那个也说。

朱戬把一袋零食塞到她们车上,拎着鸟笼子踱回了屋里。

“你怎么又回来啦?我是说,你怎么知道回来的路啊?”

“……”

“说句话听听。”

“查杰查杰。”

END


番外
10:00 am
“查杰今天参加发布会的衣服真的丑。”

10:24am
“我靠!现在粉丝拉西皮条件也太低了吧!那个小鲜肉到底哪里比查杰攻!”

12:00pm
“查杰的那部剧好像就在江苏拍的吧。”

13:45pm
“查杰的应援搞得还不错嘛。”

14:20pm
“这个模特不就是上次跟查杰合作的那个。”

15:30pm
“查杰这期封面拍的一般,造型太有毛病!”

15:56pm
“为什么导演用远景啊,这个镜头查杰的脸不应该是卡出血的机位才比较震撼吗…”

17:00pm
“欸…这个好像是查杰推荐的甜品。”

19:14pm
“啧,能赶上查杰的电视剧首播了。”

20:30pm
朱戬把水倒进鸟笼的槽里,然后突然愣了一下。

他想,我今天还是没记得在它面前重复一个词,这么看来,连“你好”都要推迟到明年下半年才能听到了…


评论

热度(177)

  1. 糖人 转载了此文字